FANDOM


   6 由驚駭到視若無睹
  “喪失理智.一定事出有因,不然就是沒有理智。”(注:我覺得這句似乎也翻譯得有些奇怪,我會譯為“總有些事情會讓你喪失理智,除非你根本沒有理智可供喪失”。)這句話,大概是詩人萊辛所說的。遇到反常情況而有反常的反應,這是正常的行為。一個人在遭逢巨變——譬如被送進精神病院時,即使是精神醫生,也會預料他反常的程度將與他正常的程度成正比。一個人對他被抓進集中營這件事的反應,容或顯示他心智異常,然而客觀說來,卻是正常且典型的反應(這一點容後詳述)。如前所言,這些反應在幾天後開始有了變化。當事人由第一階段轉入第二階段——也就是冷漠、無動於衷的階段。當其時,他達到了一種情緒死亡的境界。

  除開已描述過的反應之外,新到的俘虜還嘗到其他難以堪之的情緒折磨,也企圖予以緩和。其中最難挨的,莫過於對家鄉和家人的思念了。思念之情常因為澎湃難抑,令人心如刀割。再來就是嫌惡之感。周遭的一切醜陋現象,即使只是外表的樣子,就足以叫人作嘔。

大多數俘虜,都可以分發到一套破爛的制服,這套制服穿在稻草人身上倒是能增益其丰采。在營中的幢幢房舍之間,堆著成堆的穢物;愈是努力去清除,愈是不得不要去接觸。管理當局特別喜歡把一名新的俘虜分派到掃廁所和挑大糞的工作隊裡。在挑糞時,如果糞水濺到臉上,只要他一顯露出嫌惡的表情或企圖揩去汙物(通常會這樣),“酷霸”立刻會給他一頓毒打,這樣一來,他無論如何也會克制他的正常反應了。

  新到的俘虜,起初若看到別個工作隊受到“遊行”懲罰的情景,總會掉頭不看。他不忍心看到難友在泥地裡忽上忽下地行進,還得隨時承受殘暴的棍擊。幾天或幾星期後,情形改觀了。早晨天色尚暗,他正和隊友站在大門口,準備出發前往工地。他聽到一聲慘叫,然後看見一個難友被打倒後站了起來,旋又再度挨揍而顛僕於地。究竟是為什麼呢?原來這人患了熱病,申請調入病房,不料時機不對,便被當局視為企圖逃避勞役而遭受處罰。
 但是,己進入心理反應第二階段的俘虜,目睹慘狀,已不再把眼光掉開。他的感覺已經遲鈍,因此即使目睹也無動於衷。且再舉一例:他在病房內等著,因為受傷、水腫或發燒,很希望獲准在營內做兩天輕鬆的工作。就在這時,有人扶著一名十二歲男童進來。這男孩光著腳(營中沒有他能穿的鞋子)在雪地裡勞動了幾個鐘頭,腳趾頭都凍壞了,值班醫生用鑷子把已經壞死且凍成黑色的趾頭一個個摘掉。這幕光景看在他眼裡,絲毫激不起噁心、恐怖或憐憫的情緒。他像個木頭人一樣站在那兒;因為,幾星期來的集中營生活,已使他看慣了痛苦死亡和垂死掙扎,再也也引不起任何感覺了.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