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影閣女第五章 宣戰
上一章

第五章 宣戰
「嘶…」亦婕忍者痛來讓我擦藥
雖然是說在警局過夜,但其實並不是住在警局,我們就從7:30一路呆坐到9:30。
「剛剛不是還如魚得水,怎麼現在弄成這樣?」我邊擦藥邊問她
「是沒錯,可是到了天黑一切都變了」
「天黑?」這對一個習武之人是一個天大的藉口
「我知道這樣講連外行人都很難相信,但是這是真的。」
「這還不是更奇怪,就連剛剛被…嘶….」亦婕被突如其來的刺痛感給打斷
「就連剛剛被我們兩個和我哥撂倒的敵人,都通通爬了起來」亦婕繼續把話說完
我回想剛剛騎車到府緯街的時候,真的沒有倒在地上敵人,就連剛剛一口氣被蔡警官電暈的20人也沒有,全都爬起來包圍他們。
「對了!後來小潔休學怎麼樣了?」我突然想起我在五妃街還沒問完的問題
「我剛忘了跟你說,小潔會休學的不是因為影片」亦婕不急不緩的補充剛剛在五妃街還沒提到的內容。
「哦!了解,那所以呢?」
「之後高二,跟她同班2年3班的潘雅茹在教室被發現頭被纏繞膠帶只留鼻子呼吸,綁在椅子上,然後桌子上還有小潔被拍的影片」
「當時整個二年級傳得很兇,都說小潔因為不滿雅茹在觀看她的影片才會這樣做,紛紛都用異樣眼光對待,最後因為受不了而在期中考之前就休學,而我爸那邊在寒假第一天就收到小潔他們家人的失蹤協尋。」
「所以小潔被栽贓?」
「算是」
「這我怎麼都不知道?」
「你都在當好學生、乖小孩你怎麼可能會知道」這答案讓我不知道回應
就在要擦嘴角的傷的時候,門口外突然出現了熟悉的面孔,好像是一位女學生,仔細一看…竟然是品萱!!!
「诶!巧慧!」
「巧慧!」亦婕用稍微大聲的語氣對我喊
我回過神一看,現我手上棉花棒已經快要插到她的鼻孔
「你擦藥擦到哪去啦!」
「那不是品萱嗎?」我眼睛朝向門口的方向看
亦婕轉頭看了一下就轉回來了
「我哥…應該要跟你說什麼吧!」她用那自信的表情對著我看,好像是認為蔡警官一定有跟我說什麼似的。
我受不了這種表情,所以只好跟她坦白
「好啦!她有跟我說暗影堂堂主的命案”疑似”跟品萱有關,但你不會覺得很扯嗎?」我特別強調「疑似」這兩個字,來表現出重點
「其實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是哪個部分」因為亦婕曾被暗影堂給打成重傷過,所
以她很快的就能猜出我的疑問是什麼
「但是我哥應該沒跟你說這段」
「品萱回來那天,我爸就打給我哥,說爺爺珠寶店裡的防盜之神shadow black不見了」
「那是什麼?」坦白說認識亦婕這麼久,從來沒聽過這件事
「那是高危險性的精靈,危險層級比訓獸師還高一些,能控制他的除了我爺爺還有我哥」
「自從我爺爺的店發生第一起命案之後,我爺爺的店就不曾有小偷上門過」聽到「高危險」和「小偷」這幾個字,我不用問就知道遇害的是誰
「通常為了怕嚇跑客人,營業時間通常都會將它封印,所以能活著偷出它的就是那個時候,而且另外一個重點來了,我哥調過監視器,發現有一天的帶子不見了」
「所以重點是什麼?」我似乎還理解亦婕口中所說的「重點」
「不見的那天剛好是小潔失蹤的那天」聽亦婕這麼講,我就懂了
「喔!我懂了,那個精靈有多危險?」
亦婕轉頭看品萱,然後再轉回頭
「沒時間了,先跟蹤她再說」
品萱快速的走出警局,我們也跟上去
我雖然不知道我們跟到哪一條路,但我可以確定的是,他要去我家,但更怪的事情就來了,明明品萱沒有我家的鑰匙,他卻打開我家的門,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要離開家裡去亦婕住的時候,門是鎖著的,而且總開關也沒關,可是當我進去我家裡的時候,客廳的燈竟然打不開。
「這給你,我先去看一下」亦婕給我手電筒之後就開著自己的手電筒往前前進
「诶!等我一下」
「亦婕!」我輕聲的對她大喊,但沒多久我跟亦婕的手電筒就突然斷電。
我慌張的連續按了不知道幾十次的按鈕。
「亦婕...」我輕聲的講,這時我的手電筒又突然有電了,但亦婕卻不見蹤影,只剩下掉在地上的手電筒。
我輕輕走向那裡,然後輕輕的蹲下撿起那枝手電筒,然後繼續用手電筒緩慢得照著客廳,就再這時我照到了一個身影。
我上下照了一下,我確定是亦婕的身影,照剛剛前後站的距離,我想應該是嚇到了。
「怎麼啦?你也嚇到啦?」我帶著有點憋笑的語氣邊走邊朝他前進
但亦婕還是跟品萱被抓的那天一樣不發一語。
「唉喲!別怕嘛!來,這把給你。」這時亦婕才轉過身來。
但她並不是要拿我給他的手電筒,而是用她的手甩掉它,我還沒反應過來時,我右臉頰突然被回了一拳,還沒回神過來,我的肚子也被踢了一腳,倒在地上。
「你幹嘛!亦婕!」我摸著肚子慢慢的起步。
「想不到你朋友的身體還蠻好用的嘛!」亦婕得意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你在說什麼?」我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傻了
「我本來想說做掉暗影堂堂主,控制整個堂,那你們兩個死在幫派的棍下,現在看來也只是白忙一場。」
「幫派….府緯街?」我終於想起他講的是哪一個部分
「沒錯!我本來想說可以嫁禍給暗影堂,然後可以全身而退,看來現在只能我親自出馬了」
「你到底是誰?」聽完這番話,我很確定眼前這位不是亦婕。
「還記得我嗎?小潔,郭宜潔」不知道為什麼,最後那三個字讓我寒毛直豎。
「shadow black是你偷吧?」我不想給她二次傷害,所以我先迴避了裸照的事情
「沒錯!這東西超好偷的,而且更好笑是當天看管的老頭竟然睡著了,所以根本就不用」
花費任何力氣傷害他,只要動動腦就可以了」
「你想做什麼?」雖然這次講話沒有抖到結巴,但是我心裡還是怕得要命
「你說呢?」他發出那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