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影閣女第一章 影閣女的拜訪
下一章

第一章 影閣女的拜訪
今天,又要開夜車了
夜深人靜的夜晚,家裡黑漆漆的一片,只剩下我書桌的檯燈獨自亮著,陪著度過夜晚的是一本又一本的參考書。
我是簡巧慧,家齊女中三年級的學生,父母從事貿易公司,自從父母在我高一升官的時候,家裡一直都是這種現象。不過幸好我國小跟國中的生活都是美好的,每天放學回來都可以看到與父母吃飯這種溫馨場面,只是現在假日還不一定的到,但我很慶幸的是,我有這9年的美好時光,能伴隨著這我3年級寂寞難耐的夜晚。
不知不覺,又到了晚上11:30,以往我都是讀到1:00多再去洗澡上床睡覺,我想要不一樣,先洗澡再繼續讀書,選了一件合身的衣服之後,我就到了浴室,正當我要脫掉我的制服上衣的時候


「叮咚」門鈴突然響起
心想「會是爸媽嗎?」隨後覺得也不對,有一次讀到3點多,父母還是沒有回來,況且他們自己有鑰匙,算了!還是不要開
「叮咚」又再次響起
這次我制服上衣才脫了一半,好吧!還是去看看是誰,說不定對方是找爸爸媽媽的,於是我留著浴室的一盞燈,然後摸黑的走到門口,隔著我們家的不銹鋼鐵門往外查看...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我不敢開門,因為我不知道門外的人是誰。


這突然讓我想起在高二的時候學校發生過一件事,有一個高一學妹晚上獨自一個人在家,大約8:00的時候佯裝成快遞的歹徒跑去學妹家敲門,說是來簽收母親的包裹,結果才剛開門,就被歹徒強行闖入而摀住嘴巴制服,然後拖到浴室綑綁雙手雙腳,然後膠帶封嘴,最後搜刮財物,離開之前歹徒還拿學妹的相機去拍一段學妹換衣服的影片,從把衣服脫光,到把衣服穿上,這兩段影片,幸運的是,這些影片沒有拍到學妹的臉,否則學妹就會成為影片的女主角。


為什麼我會知道這麼詳細,這都是拜台灣媒體所賜,台灣媒體通常為了收視率,甚麼細節都挖得出來,雖然內容詳盡到難以置信,但是還是沒人知道這位學妹是誰,等到我在期末前打聽到人的時候,學妹早就在期中考前一個禮拜轉學了。


想到這裡,心理不自覺的毛了一下,深怕自己就會跟學妹一樣。
「誰?」
「有人嗎?」
我發出微微顫抖的聲音,但是還是沒有人回應。
這時我的心跳越跳越快,心中的恐懼也越來越高。
正當我想跑回房間的時候,突然…
「哇!」
突如其來的叫聲,讓我嚇倒在地上,隨後門外就是一陣笑聲
等我回過神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剛剛按門鈴的就是我那兩個好朋友王品萱和張亦婕。
王品萱是市長的女兒,而張亦婕的父親則是永康分局局長,他們都跟我一樣,都是晚上家裡沒人,獨自一個人打理生活,至於怎麼認識的,這要從我們家發生竊案開始說起,國二期中考過後一個禮拜,家裡就遭小偷,所幸人沒有怎麼樣,原本以為去警局只要花大約1個小時,沒想到竟然花了將近3個小時,但是這3個小時,並不是只有閒晃而已,在這途中,我遇到了他們兩個,正在會客室看電視,於是我就加入,而亦婕也主動邀約我跟品萱去參觀整個警局,這段時間除了跟他聊天還逛遍了整個警局,這樣我們就成為好朋友,然後一起考上家齊女中。


「你們會不會太無聊了?」我邊講邊起身
「不會啊!我覺得蠻有趣的」亦婕邊笑邊說
「進來吧!」我開門讓他們兩個進來
我帶他們到了我房間,隨後我就問他們「這麼晚了你們怎麼還沒回去?」
「反正我們回到家都是空蕩蕩的一個人,不如多點熱鬧」品萱回應
「是噢!」我冷冷地回了一句,然後轉身正要前往浴室的時候
「欸!你要去哪?」我被品萱叫住了,這時我不耐煩地轉身回了她一句「洗澡啦!剛剛本來要去洗的,結果被你們兩個這樣一鬧…」我語無倫次了
「好啦!對不起啦!對了,你們家電視機在哪?」亦婕問
「在我爸媽房間裡面,那邊剛好也有浴室,如果你要看的話,我可以順路帶你們過去」講完還是很氣,氣就氣在剛剛被嚇的時候
我帶他們到房間,然後開燈、開遙控器,接著走進浴室。
終於,我可以好好洗個澡了。
不過那只是暫時的。
我洗完頭,抹抹肥皂在身體然後在沖澡的時候,突然…
「叮咚」
這時我心想「靠!是玩不膩哦!」
我冷不防得迅速打開浴室門
品萱似乎被我這個舉動稍微嚇到
「幹嘛!不是我們啦!同一個梗我們不會用第二次啦!」
也對,再被同一個方式嚇我就是傻瓜,更和何況從聽到門鈴聲到開門才短短不到3秒,以家裡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黑要飛奔到這裡是不太可能的
「好啦!我幫你開啦!畢竟剛剛是我嚇你的」我才剛想講出這句話的時候,亦婕就自己主動去幫忙,我想她應該是想補償我剛剛被嚇的時候吧。
回到浴室,我開始繼續沖澡,閉著眼睛享受溫熱的洗澡水,再也不理會是誰來我們家,而品萱也繼續看她的電視,但正當我以為一切正常的時候…
「啊」品萱突然大叫,同時浴室也陷入一片黑暗,映入我眼簾的是一片黑,我想應該是品萱誤按開關。
「品萱!開一下燈」我對著門外大喊
「巧慧!好像停電了!」品萱回應
我打開浴室門,手沿著牆壁摸黑找到了開關,一開,燈是亮的,這下子,才剛澆熄的怒火又開始燒了起來。
「妳屁啦!剛明明就是妳弄的」我生氣的對品萱大罵
「真的不是我,我剛看電視看到一半就跳掉了」講完後品萱對著電視按下遙控器的開關
沒想到,電視居然也是正常的,品萱用那一臉狐疑的表情對著我,好像是跟我說「應該是跳電」
但我還是繼續臭臉的對她說「很奇怪!讓人家好好洗個澡有那麼難嗎?」
「可是真的不是我,說不定是跳…」我大概猜到她想說"跳電"這兩個字,可是這兩個字才講到一半,電視機又突然跳掉,而我身後浴室的燈也閃爍了一下。
這時我才發現主動跑去幫我開門的亦婕,還沒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內。
這時我才改變我剛剛火爆的口氣,並冷靜地問「亦婕呢?」
「我不知道,她還沒回來房間」品萱也用平穩的口氣回答我
我本來以為我可以夠冷靜,想說這又是亦婕的惡作劇。
但直到身後浴室的燈又再閃爍了一下的時候,我開始慌了。
我眼睛喵著門口說「品萱,快進來」
「進浴室?妳不是還沒洗完,而且我還沒拿衣服呢」品萱似乎聽懂我的意思,但她還是不知道我要幹嘛
「進來就對了!快點!」我用輕聲且急促的聲音對她大喊
品萱一臉茫然地向我靠近,我也抓著她的手,把她拉進浴室,然後把門反鎖
我也顧不了全身溼答答,也沒有時間穿上內衣,就直接把衣服穿上
「怎麼了」品萱輕聲地問我
「妳還記不記得去年高一學妹發生的事?」我邊穿衣服邊回答
「妳是說…」品萱似乎猜到我要講什麼
「對!就是那件事,因為現在嫌犯還沒抓到,所以大部分的女學生都不敢在晚上開門,也不敢一個人在家」講完我已經穿好衣服了
「那手機呢?」品萱還想到另外一個方法
「在外面,妳也知道我這個人洗澡絕不會中途講手機,因為怕傷到手機」
「那怎麼辦?」品萱慌張地問
「只能殺出去,雖然那位歹徒的目的是劫財,但是過了一年,不知道他的行事作風會不會比以前更大膽」
「拿去」我拿了放在廁所裡的鹽酸給了品萱,而她也了拿了一把馬桶刷,我想她應該是想降低內心的恐懼,而我自己也拿了一瓶
但是還是沒用,內心的恐懼不斷的在攀升,尤其是品萱,雙手已抖到不能再抖了
看著她的雙手已經抖得跟電動按摩棒,我決定自告奮勇擔任開門這種恐怖的工作
「品萱,我來開門……當我數到3的時候……不論有沒有看到任何東西……潑就對了」我發出了比之前在門口還抖的聲音
「1…」我心跳開始加快
「2…」心跳比之前更快了,連我也不知道在數什麼
我停頓了一下,讓自己深呼吸,好做好準備
「3!!!」我豁出去了,用力轉開門把,然後再用力地推開門
「啊啊啊啊啊」品萱奮力地擠壓手上的鹽酸,用類似古代士兵「殺」的壯膽詞,這在這個時候,我在房間門外看到了一個身穿學校制服的身影。
「等一下!」我叫住了品萱,品萱也才停止了下來
「亦婕,是妳嗎?」品萱講這句話的時候,我心跳還是跳的不停,只是她沒發出任何聲音,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雖然微微的光線照到了學生制服,但是她的臉依然黑漆漆一片。
「怎麼了嗎?」呼!我的心跳終於恢復正常,但是,她還是沒有對我們兩個做任何回應
這時剛剛手抖的不停地品萱決定走出浴室,來一探究竟
「怎麼了嗎?」品萱邊走邊講,越來越靠近亦婕
「亦婕妳還好吧?」品萱這個時候已經在門口了,但是她還是像個木頭人一樣,動都不動。
「發生什麼事?」雖然我眼前的這個人不是歹徒,但是我看到卻是一個毫無動靜的人
「不知道,她好像就站在這邊…」品萱突然整個人正面朝下而應聲倒地,我想應該是被她所潑的鹽酸所滑倒的
我見狀立刻跑到品萱的面前,但是亦婕還是原封不動的站在原地,好像不關她的事一樣。
我看了一下亦婕之後,我就把目光轉移到品萱身上。
「還好吧!」
「沒事!我想應該是滑倒」品萱撫摸著自己的手臂
正當品萱要爬起來的時候,有一股力量又把她拉倒,而且向吸塵器一樣被拉了過去。
幸好我反應快,及時拉住她。
只是更讓我覺得奇怪的是,在門外的亦婕竟然轉身就走。
我沒時間想為什麼,因為眼前還有一個比那更危急的情況
「品萱…..妳有辦法…..自己起來嗎?」我的力氣幾乎花在拉住品萱的手,連講話都有點吃力。
「不行!有東西…拉住我的腳」品萱用那慌張的語氣回我,只是當我目光轉到品萱身後時,發現她腳上邊沒東西,但是確實有東西拉住了她。


這些排山倒海的問題讓我一時分了神,不小心鬆開了品萱的手。
正當我想在拉住品萱的手的時候,一個類似哈利波特佛地魔的幽靈正出現在我面前,我還來不及反應,就被一個重物給砸昏了。
等我恢復意識的時候,才發現砸昏我的東西是擺在床頭的手電筒和牆角的殺蟲劑,尤其是手電筒,重量大約多達1公斤。
不過說也奇怪,我明明從後被打昏的,可是我竟然躺在床上,照理來說,我應該倒在床下,然後被鹽酸的化學味道得薰醒。(多餘…可以改成”我已經躺在床上不支昏睡了多久”)
我邊撫摸著後腦杓邊拿起鬧鐘,看了一下時間,早上6:00,照昨天的情形來推算應該已經昏迷了6個小時。
「品萱?」
「亦婕?」
房內雖然還是一片寂靜,但是我依稀還聽到女孩的哭聲
應該是從客廳傳來的,於是我起身走出了房間,右手扶著牆壁,左手摸著後腦杓,一路走到客廳,到了客廳我才發現剛才哭聲是從昨天半夜就已經失蹤的亦婕發出的,她雙手雙腳都被綁在椅子上,還用黑色膠帶封住嘴巴。
我整個人頓時清醒了,跑到亦婕面前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幫她鬆綁,而是撕開她嘴上膠帶。
「怎麼回事?品萱人呢?」我慌張地忘記幫她鬆綁
「被…被學妹抓走了」亦婕顫抖著回答
「學妹?妳是指…」我開始猜想是不是她
「對!沒錯!但是我不知道她甚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才兩分鐘就把我給制服住了」
如果照她這麼講,昨天所發生的事情就開始有了頭緒了,原來昨天不出聲,轉身就走的人,是學妹,而不是亦婕。
只是還是有一些問題還沒想通,那個類似哈利波特佛地魔的幽靈到底是甚麼?它跟學妹有甚麼關係呢?
正當我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亦婕突然跟我說「還有,先別急著幫我鬆綁,想去拍我被綑綁的情形」
「妳確定妳沒事?」對於這樣的要求我提出了質疑
「我沒事!妳只要照做就可以了」雖然語氣聽起來很虛弱,但我確定她沒事。
於是我就去房間那我的相機,拍了幾張之後,就讓亦婕鬆綁,至於其他問題,現報警再說!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