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圍紀實驗室

《自由時報》挾政治力介入台視釋股案

简体 | 繁體 | 简体 | 正體

1,554个页面创建
于此维基上
添加新页面
评论0 分享

2007年1月19日,《中國時報》率先報導,民進黨(民主進步黨)陳水扁政府為特定對象介入台灣電視公司(台視)資股東釋股案:「台視民營化目前爭奪進入白熱化,傳扁政府為特定對象介入外資釋股案。日方消息人士指出:新聞局和經濟部透過各種管道代傳扁政府旨意,要求日資轉售手上股權給《自由時報》。」2007年1月20日,《自由時報》董事長兼發行人吳阿明說,《自由時報》是民間企業,政府「不可能」幫助《自由時報》取得台視股權,未來台視股權將採公開標售和全民釋股,《自由時報》內部對於是否參與台視股權公開標售尚未作成最後決定。 2007年3月23日晚上,甫遭政府撤職的前台視董事長賴國洲召開記者會,質疑行政院的台視釋股政策根本是「虛幻的遊戲」。賴國洲說,2006年12月,中華民國政府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與台視資股東接觸,奉命勸導台視日資股東賣出台視持股給特定對象,而當時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還沒發函要求台視日資股東撤出台視。賴國洲說,2006年12月下旬,中華民國經濟部部長陳瑞隆約台視日資股東到經濟部部長辦公室,不僅希望台視日資股東釋股給特定對象,還當場表示這次談話後接著還有三方會談,這三方是政府、日資與特定買主。賴國洲強調,他沒有違反他與臺灣土地銀行的委任關係,他並非刻意台視日資股權,是台視日資股東拜託他買下的,他不是為了爭取台視經營權。

2007年3月25日,日本富士電視台秘書處調查役(董事長祕書室顧問)長谷川澄男召開記者會公開指稱,當時行政院新聞局局長鄭文燦在該年1月17日與台視日資股東(富士電視台、東芝日立日本電氣)在台北市晶饌餐廳餐敘時,宣稱期望富士電視台把該台持有的台視股權轉讓給《自由時報》;長谷川澄男也指稱,當時在場者還有中華民國經濟部部長陳瑞隆、《自由時報》發行人吳阿明、《自由時報》社長林鴻邦與《自由時報》副總編輯鄒景雯;長谷川澄男指稱,鄭文燦當天說:「富士電視台要把股票賣給誰,是富士電視台的自由,但一定要賣給《自由時報》。……對執政黨(民主進步黨)而言,《自由時報》是最值得信賴的媒體;如果富士電視台股權能賣給《自由時報》,是最佳選擇。《自由時報》已擁有報紙,若能再有電視台,可以做很多事情。」長谷川澄男諷刺:「政府官員和民間企業同席談股票買賣,我走遍世界各地,只有貴國官員如此坦率;若在日本美國,早已成醜聞。」台灣資深媒體人楊憲宏批評:「台視要能夠真正民營化,並不是在政府的指導、指揮與指令之下民營化,而是在政府自製、並且認清角色、在法律及實際股東權益的百分比之下謹慎從事。……台視能否在未來繼續永續,能不能重新拿回來昔日台灣第一台的光輝,這才是民營化最主要的目的;而今天政府所做所為,卻不為此想。難怪有人說:今天的台視,有如要被拍賣的養女。」

2007年3月26日,中華民國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決議暫緩台視公股釋股案,並通過成立「官股釋出調閱小組」以調查此事。同日上午,鄭文燦出席「台視公股釋出公開標售營運規畫說明會」(「公股」是政府持有的股權)時強調,他當初與台視日資股東代表及《自由時報》高層餐敘時,並未要求台視日資股東「一定」要把股權賣給《自由時報》。他說:「吃一次飯,怎麼可能提到一定要賣給誰?」他說,政府是以中立立場辦理釋股作業,沒有能力左右任何投標狀況,也不會左右任何投標狀況。他指控,賴國洲疑似欲把台視佔為己有。同日,晶饌餐廳員工說,2007年1月17日中午,鄭文燦確實和一群人來聚餐,卻一反常態,不用新聞局或自己的名義訂位,態度異常低調,在座者還包括陳瑞隆、吳阿明等8人,吃的是螃蟹龍蝦等等,金額大約新台幣15000元以內的單點桌菜。同日,陳瑞隆召開記者會說,在這種社交場合所說的話都是客套話,他已經記不清當時談話細節了。陳瑞隆說,他沒有意圖,也沒有立場,更沒有影響力介入台視釋股案;而且,在餐會前後,他從未與富士電視台接洽。陳瑞隆說,對於富士電視台與另一方想買台視股權者,他願意給予協助;但是他並未說明買方是誰。同日,富士電視台公關人員強調,一切交由長谷川澄男負責。

2007年3月26日上午,中國國民黨(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召開記者會,公開批評民進黨政府。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徐少萍批評,民進黨政府公然介入、幫助特定媒體搶攻新聞版圖,公然違反「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承諾,違背了民進黨在野時期的新聞自由理念,民進黨明顯是「說一套、做一套」。徐少萍說,黨團要求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調查「《自由時報》是否已成為民進黨的黨報」,「若確有此事,鄭文燦要下台。」國民黨立法委員周守訓說,觀察一個政府是否民主,有兩大指標:第一個指標是看執政黨是否選前、選後不一致,第二個指標是新聞自由;而鄭文燦公開為《自由時報》拉票,已涉及利益輸送,至少也有「瓜田李下」之嫌疑,也違背了「台視股權公開釋股」的承諾,還釀成國際醜聞,「民進黨政府丟臉丟到國外去了」。周守訓說,長谷川澄男曾任日本放送協會(NHK)當家主播,也曾經擔任NHK駐歐洲美洲特派員;他說,以長谷川澄男的新聞資歷與眼光來看,如果長谷川澄男評論此事是政治醜聞,那麼此事就絕對是政治醜聞。國民黨立法委員費鴻泰說,黨團要求《自由時報》及其背後的財團「聯邦企業集團」退出台視股權標售作業,包括聯邦企業集團旗下的鴻邦建設

2007年3月26日下午,台灣團結聯盟(台聯)立法院黨團召開記者會,公開批評民進黨政府。台聯立法院黨團總召集人曾燦燈批評,鄭文燦是「牽猴仔」(閩南語「當掮客」之意)、「三七仔」(閩南語「賣淫仲介者」之意)。曾燦燈說,上周台聯請鄭文燦到場說明此事,他當場質疑「這場餐敘的錢是新聞局出的」,當時鄭文燦沒正面回答;現在長谷川澄男證實餐敘一事,而且是新聞局出錢,「顯然當時台聯的質疑並沒有錯」。曾燦燈說,在長谷川澄男公開說明之後,更加證明遭民進黨政府解任的前台視董事長賴國洲沒有問題,錯的是鄭文燦與陳瑞隆的圖利特定媒體。曾燦燈說,當時賴國洲身為台視董事長,當然有責任捍衛台視股權,杜絕不公不義的轉讓行為。曾燦燈要求,行政院長蘇貞昌應該請鄭文燦與陳瑞隆公開道歉,否則就應該下台負責。曾燦燈說,黨團呼籲民進黨與蘇貞昌,應該以行動徹底實踐轉型正義,早日落實「黨政軍退出媒體」,不要再「說一套、做一套」,更不要淪為打壓異己的工具。台聯立法院黨團幹事長郭林勇諷刺,民進黨是不是又想回到以前白色恐怖時代,「不聽你的就不行!」

2007年3月26日下午,台聯發言人蔣月琴批評,民進黨此舉讓外界質疑「民營化等於財團化」,鄭文燦與陳瑞隆都應該負起政治責任,蘇貞昌應該作出更符合民眾期盼的裁示。蔣月琴說,台聯對台視釋股案的態度「與以前標準一致」:

  1. 必須依據「廣電三法」(《廣播電視法》、《有線廣播電視法》、《衛星廣播電視法》)規定的精神,落實「黨政軍退出媒體」;就算是執政黨,也不能例外。
  2. 佔有台視47%股權的公股,應該朝「全民釋股」的「民營化」方向來釋股。

2007年3月26日晚間,長谷川澄男得知鄭文燦否認關說一事,相當不滿:「(我)無法接受此一說法。台灣政府明明介入,還不承認!難道要我返日舉行記者會說明,將此事升高為國際事件嗎?」

2007年3月27日,《自由時報》刊登聲明稿〈本報與富視餐敘 從未提買台視〉(「富視」即富士電視台),宣稱此事「為台日媒體自然聯誼,加以本報與富士集團所屬日本產經新聞締結為姊妹報多年,自當欣然赴約」,並稱「自由時報事前並未請託政府說項,本報董事長吳阿明當天與新聞局長鄭文燦係首度見面,故當席才交換名片,由此可見。與富視會面時,本報全程從未提及要購買富視所屬台視股份。餐會結束後,本報也絕未直接或透過第三者與富視有任何聯絡」,並稱「事實證明,本報並沒有取得日方股票,富視等三家日本公司係於三月八日公開聲明,將把所屬台視股份售予賴國洲本人及其指定人士,即黃崧非凡國際公司」。

2007年3月27日上午,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召開記者會,要求鄭文燦、陳瑞隆與蘇貞昌應該下台負責。國民黨立法委員吳育昇質疑,鄭文燦與蘇貞昌的關係密切(鄭文燦是蘇貞昌的子弟兵),此事可能與蘇貞昌脫不了關係。新黨立法委員賴士葆諷刺,民進黨政府每逢作重要決策時,就吃飯「喬」(協商)事情,包括陳水扁的「台肥宴」(「台肥」指台灣肥料公司)、趙建銘的「三井宴」(「三井」指三井餐飲事業集團旗下的三井日本料理餐廳,「三井宴」指台灣土地開發公司內線交易案)、陳哲男的「水餃宴」(指高雄捷運泰勞弊案)、顏萬進的「纜車宴」(指北投空中纜車弊案)、林忠正的「小木屋宴」(指台灣股市禿鷹案)與鄭文燦的「富士宴」,真是「滿黨盡是黃金宴」。新黨立法委員雷倩批評,鄭文燦兼任新聞局長與「行政院無線電視公股轉讓審議小組」成員,雙重身份已觸及「非法請託」、「未利益迴避」等爭議。雷倩要求,鄭文燦應該向政風單位自請調查或向民進黨中央黨部自請處分,檢察官應該調查此案。

2007年3月27日下午,台聯立法院黨團召開記者會,要求蘇貞昌仿效三國時代諸葛亮揮淚斬馬謖」,實施「蘇揆揮淚斬鄭文燦」,撤換鄭文燦與陳瑞隆,否則台聯將發動連署「閣員不信任案」。曾燦燈批評,鄭文燦與陳瑞隆的供詞不一,鄭文燦與陳瑞隆都應該接受測謊;如果鄭文燦與陳瑞隆都有說謊,那麼鄭文燦與陳瑞隆都應該下台。台聯立法委員賴幸媛批評,最令長谷川澄男不滿的是,民進黨政府此番行為已經違反了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原則;而且,台視日資股東不想賣掉台視股票,民進黨政府硬要他們賣掉台視股票,而且還要他們賣給民進黨政府指定的買家。

2007年4月1日,媒體改造學社(媒改社)發表聲明稿批評,民進黨政府毫不避諱介入台視釋股案,新聞局扶植友好力量進駐台視,媒體集團競相角逐台視,違反「黨政軍退出媒體」、「廣電媒體民主化」的原則。

2007年4月2日,蘇貞昌說,鄭文燦的「富士宴」時間確實不當,但是鄭文燦沒有干預富士電視台轉讓台視股權。蘇貞昌說,基於全盤考量,他「勉強同意」鄭文燦請辭,但仍肯定鄭文燦一年多來的努力。蘇貞昌又說,雖然陳瑞隆的表現也不妥,但陳瑞隆只是以經濟部長的身份「應邀出席」而已,陳瑞隆並非「行政院無線電視公股轉讓審議小組」成員。

2007年4月3日上午,「行政院無線電視公股轉讓審議小組」召開第二次「台視公股公開標售投資人營運規畫說明會」,「行政院無線電視公股轉讓審議小組」召集人兼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在會中公布台視釋股爭議調查結果,指稱長谷川澄男的說法與鄭文燦、陳瑞隆的書面報告中的說法有極大落差,但是鄭文燦邀宴餐敘「行為已屬不當」。她說,鄭文燦已自請迴避,她也命令鄭文燦迴避,並退出「行政院無線電視公股轉讓審議小組」,不再參與台視釋股案的幕僚作業。

2007年4月9日,台聯立法委員廖本煙轉述,台聯精神領袖李登輝批評,民進黨像是共產黨,企圖把政治黑手伸進媒體。

2007年4月11日上午,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副書記長費鴻泰召開記者會指稱,2006年12月22日,陳瑞隆在經濟部長辦公室內,請台灣東芝電子(東芝台灣子公司)董事長廖德北台灣恩益禧電子(日本電氣台灣子公司)董事長國島矩彥讓出各自持有的台視4.84%股權給《自由時報》。費鴻泰批評,蘇貞昌對NCC兩委員涉嫌以親屬擔任駕駛員一事大加撻伐,卻對鄭文燦涉嫌幫《自由時報》非法請託一事低調表示「不妥」,令人質疑蘇貞昌的標準何在。陳瑞隆表示,確曾與國島矩彥見面,但絕未介入或施壓,而且「上面也沒有交代」。

2007年4月11日,台視第一階段公股釋出公開標售案決標,合作金庫銀行副總經理劉振樂宣布:「非凡國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每股新台幣24.1元價格得標。」同日下午,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王幸男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恭喜賴國洲(非凡國際科技與賴國洲關係友好),也說遺憾賴國洲「拖了一堆人下水」,也希望台視「不要成為第二個TVBS」。王幸男說,當初外界以「富士宴」質疑民進黨政府介入台視釋股案,此次決標結果「證明民進黨政府並未介入台視釋股案」。王幸男要求費鴻泰向陳瑞隆道歉,也要求社會還給鄭文燦與陳瑞隆一個公道。民進黨立法委員葉宜津宣稱,當初「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富士宴」不法,鄭文燦「卻毅然辭去新聞局長,以高道德標準自我要求」,對照「NCC委員的諸多違法失職行為,至今仍在負嵎頑抗」,「令人對身為學者專家的NCC委員的道德操守不禁唏噓」。然而蘇貞昌已明言鄭文燦的「富士宴」時間確實不當,故葉宜津所謂「毅然辭去新聞局長,以高道德標準自我要求」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

2009年2月11日,前台灣北社副社長陳昭姿轉述吳淑珍的說詞:「有關台視的釋股案等等,很多人在爭取這個媒體。那時候好像有人用高價買走,所以那時候阿扁(陳水扁是當時中華民國總統)很遺憾沒有買成。」證實陳水扁介入台視釋股案。同日,鄭文燦(當時民進黨文宣部主任)說:「我沒聽過這樣的事情,那是公開招標。」

資料來源编辑

  • 黃菁菁 東京2007年1月15日電,〈要求日資讓股 政府助自由時報入主台視?〉,《中國時報》,2007年1月19日。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更多维基

随机维基